人懒手慢

求《天长地久》,退圈出这本的来找我呀找我呀找我呀找我呀找我呀┭┮﹏┭┮❀

叶修和苏沐秋的西皮粉,每天都在做梦自己日更一万字。
  1.  363

     

    荼桉桉:

    荣耀,不是一个人的游戏(;´༎ຶД༎ຶ`)

     
  2.  105

     

    【修伞】那一场烟花盛开

    “今天真是太冷了。”苏沐秋使劲儿搓着冻的通红的手指,又捂在嘴边呵了呵气。

    叶修在搜索栏噼里啪啦敲了几个字,又按了下回车键,看着屏幕撇了撇嘴,说:“这还没到零度,回头把你扔B市去,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滴水成冰。”

    “喂喂喂,滴水成冰的那得是东北了吧,B市能有这么冷?我不信。”苏沐秋反驳。

    叶修有点迟疑:“我记得B市和东北纬度差不多,应该是可以的……”他把有限的生命全都贡献给了游戏,这些知识刚出校门时还记得,如今可都离家出走半年多了,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。

    苏沐秋更是没上过几天学,他嘴上嘟囔着“我去搜搜”,手底下又杀了一个小怪。

    苏沐秋打开百度,搜索关键词“B市能不能滴水成冰”,却搜到了个...

     

    叶苏家的529蛋糕修伞2016叶修生贺

  3.  6

     

    老叶生快o(≧v≦)o十万生日lofter开屏~

     

    叶神重返荣耀巅峰

  4.  169

     

    【修伞】今夜无眠

    常年阴冷的地府办公室里热火朝天。

    苏沐秋趴在电脑前,手指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:”老白你快来帮我看看,这网络信号是怎么回事?我都要急出汗来了!”

    白无常瞟了他一眼:”你什么时候学会出汗了。”

    苏沐秋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,”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,我能不着急吗!荣耀职业比赛!我妹第二次打进决赛啊!马上就是冠军了!这么激动人心的场面我这个做哥哥的能不围观直播吗!”他边说边拭掉额头上不存在的汗。

    “所以你就把我大中午的拉起来了,”白无常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舌头又向下坠长了些,”你天天坐办公室可以打盹,我入了夜还得去上班呢。”

    “好哥们儿,就当陪陪我,”苏沐秋讨好地笑道,”我下次去领导那里帮你和嫂子多...

     

    修伞叶修苏沐秋叶苏

  5.  598

     

    【修伞】一个围观群众闲着没事开扒写手叶修苏沐秋抄袭写手苏沐秋的故事

    永远不会起名字【。

    终于凑够了8000字


    荣耀论坛→笔墨天下→闲话江湖

    主题:挂新晋小粉红作者君莫笑抄袭,复制粘贴大法好,调色盘五彩斑斓问你怕未?[195]

    楼主在看君莫笑的文时,发现有一些段落是他直接抄的别人的,所以特地做了个调色盘来让大家鉴定一下我是不是多心了

    №0 ☆☆☆LZ于19:32:51留言☆☆☆


    有戏看?前排占座

    №1 ☆☆☆= =于19:33:01留言☆☆☆


    上锤

    №2 ☆☆☆= =于19:34:19留言☆☆☆


    楼主标题党,调色盘呢?兴致冲冲点进来看八卦,...

     

    修伞修伞F.Y叶修苏沐秋

  6.  76

     

    心血来潮……渣渣技术只能P成这样了……_(:з」∠)_

    看不清的话点击查看原图……

    *一切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   

    修伞叶修苏沐秋

  7.  71

     

    【修伞】红线02

    天圆地方!

    十年前,依旧是无人荒道,依旧是两个人,依旧是这样一刀一刺!

    寒光闪烁着星辉,森然刀气鼓起落叶飞卷,惨绿的弯刺化作一点寒芒,挟潮涌之势向对面之人刺去!

    不同的是被一刀一刺围住的人。

    雁翅刀划过穹顶,带起道道圆弧,弯刺悄无声息后发先至,直刺咽喉!

    苏沐秋心知这一招太过狠毒,难以全身而退,眉头一皱,猛地挺身后仰,整个人折成一张弓形,却是避的慢了些,檀中被强劲的内力刺入半分。

    檀中穴乃是习武之人的气海,内气运转皆由此出。这一下让苏沐秋胸口如针刺痛,行动微微一滞,心下暗叫不好,猛吸一口气,陡然回旋,已尽力避过,刀锋仍在腰侧浅浅划了道口子。

     

    “好险!”苏沐秋顾不得...

     

    修伞叶修苏沐秋

  8.  83

     

    【修伞】红线01

    烈日炎炎,风尘漫漫,道旁一棵树木也无。行人疲惫的脚步趿拉着前行,黄土路上激起一团团浊气。气喘颇急,汗湿重衫,叫人恨不得冲着老天爷破口大骂。

    都道大热在秋后,此言不虚。

    一辆马车依偎着隐约歌声骨碌碌从远方驶来,伴随滚滚热浪又向前而去,扬起的粉尘呛得行人不住咳嗽,直欲跳起来冲那驾车的大骂三百回合,却因离得远了无法看到驾车人的面貌,只依稀从背影认出是个高个子。

    ——还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站着驾车的高个子。

    马车转过一条分叉路口,向着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驶去,依旧伴随着不着边际的歌声。

    车里一人无奈道:”包子你口渴不渴?要不要停下来喝点儿水?”

    “老大,你怎么知道我渴了!”被称作包子的人大声吼...

     

    修伞叶修苏沐秋